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大国重器靠“螺丝钉”撑着
发布日期:2022-04-14 14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火花飞溅,“硝烟”弥漫,空气中飘散出刺鼻的味道……随着裁判一声令下,来自各地的焊工选手们立刻进入紧张的“作战”状态。

  9月10日~13日,第十四届“振兴杯”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决赛在沈阳举行。此次大赛以“青春建功新时代青春展现新作为”为主题,73支代表队、360名青年技能人才分属焊工、钳工、汽车装调工3个工种参加决赛。除各省市区外,40家中央企业直接组队参赛,来自“大国制造”一线名青年技术能手同台竞技。

  赛场上,他们熟练、精湛的操作可能会被裁判看在眼里,会被同行称赞。更多时候,他们就像默默无闻却不可或缺的螺丝钉,为国家发展建设奉献自己的青春。

  作为师父,每天5点下班后,张明总是会再“开小灶”,手把手地教徒弟两个小时。徒弟转正考试得了第一,单位给张明奖励了1000元,回过头,他就请徒弟吃了一顿大餐。

  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,中国企业在海外承接的最大单体桥梁工程孟加拉帕德马大桥,世界首座六线铁路大桥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,保障2022年冬奥会顺利举办的京张高铁官厅水库特大桥,以及在建的世界首座超过千米跨度的公铁两用桥梁沪通长江大桥……他焊接的产品部件,被用于各种大型桥梁建筑。

  有时候到一些地方,碰上他们公司承建的桥梁建筑,张明总是会自豪地告诉周围人这些桥的哪些部分是他参与建造的。

  走在纽约地标之一的美国韦拉扎诺海峡大桥上,人们或许根本看不到经张明和同事们焊接过的桥体部件。更不了解,在这一个个把“天堑变通途”的工程背后,他们常常为了保证焊接质量,火花掉在胳膊上也不能马上停下来。

  无论车间温度多高,他们都要尽可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因为焊枪下的火花是不长眼的。温度是一方面,有时候遇到特殊构造,还要保持某种高难度姿势作业。张明曾经焊过只有一尺多高的箱子,“整个人要缩在里面焊,杵的关节疼,只能干一天缓一天再接着干。”

  备赛的一周,教练安排他和队友王江烈每天练习8个小时,但是他们白天除了吃饭,其他时间都在练习。晚上回到家,还要再看两三个小时的理论知识。

  “都带过徒弟了,又回到了学生时期。”张明笑着说,通过参加这次大赛,也给自己充了次电。

  平时在单位,张明参加的比赛、培训也不少,但是这次考查内容更全面。组合件需要两个人接力完成,他还是第一次碰到。谁负责哪些部分、前一个人要如何为后面的队友“铺路搭桥”,时间有限,这些都很关键。试件中单件焊接选取铝合金材质,也是平时工作中接触不到的。

  “比赛就是推动技术发展进步,考题对于选手和焊工行业有很好的促进和推动。”在中国工程建设走向世界的新时代,张明也想着能够打开视野,放眼看世界。专业理论考试中有5%是时事政治,张明觉得,这是好事,“焊工关心的不单是手里的焊枪,还要关注社会发展。”

  “‘振兴杯’对大家都是一个激励,为青年成长成才提供了一个平台,相互切磋、相互比武。”第一次参赛,王江烈希望能够从中多“取经”。

  “生产和试件完全是两种概念,生产是为了实用,试件则更像工艺品。”训练时,技术指导郝建新经常对学员讲,焊接是一秒钟的艺术,年轻人想把技术学好,必须得有务实的精神,得有股子韧劲儿、执着劲儿。

  “通过参加‘振兴杯’,中国中铁也走出众多能够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。在这里‘打怪升级’,经验增长会很快。”中国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团委副书记管乐,是中国中铁参赛队的领队。在他看来,赛场是展现选手们众多风采中的一瞬,更多时候,他们的风采展现在车间、在祖国大型基建现场。

  在中国铁建重工的生产车间,陈勇所在的班组负责生产盾构机的核心部件——变速箱。

  “我们的盾构机市场占有率达到85%以上,行业领先,很多标准都是从这儿出去的。”谈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,陈勇满满的自豪。

  2016年,“引松入长”首段引水隧洞贯通。这得益于国产首台大直径硬岩TBM的助力。为此,陈勇和中国铁建重工的同事们下了不少功夫。

  岩层中花岗岩占50%以上,抗压强度大,岩层极不稳定,支护难度高,支护工作量大。一般的盾构机磨损很厉害,难以适应这样的地质特点。

  为了贯通整个隧道,中国铁建重工研发团队多次研究考证,量身定做了针对性和适应性强的大直径硬岩掘进机TBM。数据显示,它的开挖直径7.93m,总长205m,总重1500t,装机功率超过5000kw。

  TBM生产阶段,陈勇也成为其中一员。“所有的焊缝都是一级焊缝,对操作者水平要求相当高。”

  陈勇介绍,生产过程中,中国铁建重工引进厚板大熔深不清根焊接技术,成功应用到机器人焊接变速箱上,成为这个领域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目前,该技术正逐步推广至整个盾构机上重要焊缝的焊接。这不仅降低了劳动强度、节约人工成本,还能够很好地改善车间环境。

  领队邓贤介绍,近年来,中国铁建重工打造了世界一流、国内领先的掘进机制造基地,销售掘进机超过600台套,占据国产市场的“半壁江山”。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国内地铁、铁路、煤矿、水利和国防等重点工程,通过“自驾出海”出口到俄罗斯、土耳其等国家,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和陈勇来自同一单位的郭军,是一名装配钳工。平时负责装配盾构机的两个关键部件——管片拼装机和螺旋输送机装配。

  “在学校,大家觉得学习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,是要从设计到装备,完完整整做一个产品。但实际工作中,接触到的只是生产线的一个环节,做同一件事情。”郭军也曾和前同事们有过类似的苦恼,觉得能够学到的比较少,没有获得感,想过换单位。

  “刚去的时候对盾构机整套装配不是很熟练,就自己从头到尾全部总装了一遍。”他说,在工地不比单位,遇到问题没有师父指点,只能自己去摸索,同样的问题,虽然花更多时间,但是收获很大。

  到单位第4年,郭军就当上了组长。组里资历最低的小郭成为组长,很多老师傅都不服。“组里二十几个人,一个个去看,还有自己的工作,很难顾得过来。”郭军想了个办法,把大家分成三五个人的小组,指定小组长,既能够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还能分担工作压力。

  参加“振兴杯”,郭军暗自定下目标,零件的钳加工与制作要拿个满分。结果考试材料比训练材料更软一些。平时35分钟就能完成,这次花了55分钟。尽管小心翼翼,中间还是出现了小插曲。“有一下挫的多了,尺寸上没法补回来。”在自己最有把握的项目中出现小失误,郭军有些遗憾。

  “军品最终使用都是关乎生命的大事,必须反复查看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在中国一重军工事业部装配班,小组长杨明亮负责舰载武器装备等专项产品的安装、调试、试验任务。工作中,他强调最多的就是精益求精。

  毕业于一重技工学校的杨明亮,当初选择钳工,就是冲着“万金油”的专业去的。“觉得很多地方能够用得到,好找工作”。毕业后直接分到中国一重,在单位,杨明亮看到了最新型的设备、干净的车间环境,门口还有哨兵站岗,“觉得这是个神圣的地方”。

  工作后,他发现学校学的知识远远不够。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,杨明亮主动在实践中完善和丰富自己的理论知识。遇到问题反复查看,涉及到的部件一个也不放过。即使是最基础的地方,他也总是告诉自己要用最严肃、认真、负责的态度对待。

  到沈阳参加“振兴杯”比赛,杨明亮更在意和全国各地青年技工交流学习的机会。

  “不够熟练,自己像很多选手一样,还在看图纸,旁边有选手已经动手做了”。从“振兴杯”装配钳工考场走下来,杨明亮一边回想,一边总结,“比赛考核选手的基本功,涉及知识点比较全面,需要学习的还很多……”

  实际上,赛场之外,在单位,杨明亮带领的小班组承担着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复杂的装配工作,产品进度和质量不仅关系到中国一重的信誉,更关乎国家荣誉。

  遇到关键部位装配,机器达不到要求的高精度,全靠人工刮削。“正常一根头发丝都要0.05~0.06毫米,部件考核要求平面度、平行度、最高点、最低点都不能大于0.02毫米。”杨明亮说,产品不仅要求一次检验合格率达到100%,常规检查、军检都要达到100%合格。

  一次,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订单量大、装配难度高、装配任务繁重,他带领其他作业小组成员针对该装备装配中遇到的问题,“量身定制”各种专用工具。原本6个小时完成的工作量,创新装配方法后,仅需1小时。

  民用产品、核电产品的装配,多项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的子装、部装和总装调试工作……杨明亮多次配合海军完成设备保障工作任务,已是名副其实的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装配调试专家。

  从成为一名普通钳工到有机会为祖国海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,能有这样的作为,杨明亮自己也没想到。

  近两年,杨明亮接受了“2017中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”和“南海138工程建设”等多项后勤保障任务,作为舰艇武器装备维护与保养的工作人员,他觉得能够顺利完成任务,为国家海防建设付出自己的一份努力,很光荣。

  火花飞溅,“硝烟”弥漫,空气中飘散出刺鼻的味道……随着裁判一声令下,来自各地的焊工选手们立刻进入紧张的“作战”状态。

  9月10日~13日,第十四届“振兴杯”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决赛在沈阳举行。此次大赛以“青春建功新时代青春展现新作为”为主题,73支代表队、360名青年技能人才分属焊工、钳工、汽车装调工3个工种参加决赛。除各省市区外,40家中央企业直接组队参赛,来自“大国制造”一线名青年技术能手同台竞技。

  赛场上,他们熟练、精湛的操作可能会被裁判看在眼里,会被同行称赞。更多时候,他们就像默默无闻却不可或缺的螺丝钉,为国家发展建设奉献自己的青春。

  作为师父,每天5点下班后,张明总是会再“开小灶”,手把手地教徒弟两个小时。徒弟转正考试得了第一,单位给张明奖励了1000元,回过头,他就请徒弟吃了一顿大餐。

  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,中国企业在海外承接的最大单体桥梁工程孟加拉帕德马大桥,世界首座六线铁路大桥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,保障2022年冬奥会顺利举办的京张高铁官厅水库特大桥,以及在建的世界首座超过千米跨度的公铁两用桥梁沪通长江大桥……他焊接的产品部件,被用于各种大型桥梁建筑。

  有时候到一些地方,碰上他们公司承建的桥梁建筑,张明总是会自豪地告诉周围人这些桥的哪些部分是他参与建造的。

  走在纽约地标之一的美国韦拉扎诺海峡大桥上,人们或许根本看不到经张明和同事们焊接过的桥体部件。更不了解,在这一个个把“天堑变通途”的工程背后,他们常常为了保证焊接质量,火花掉在胳膊上也不能马上停下来。

  无论车间温度多高,他们都要尽可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因为焊枪下的火花是不长眼的。温度是一方面,有时候遇到特殊构造,还要保持某种高难度姿势作业。张明曾经焊过只有一尺多高的箱子,“整个人要缩在里面焊,杵的关节疼,只能干一天缓一天再接着干。”

  备赛的一周,教练安排他和队友王江烈每天练习8个小时,但是他们白天除了吃饭,其他时间都在练习。晚上回到家,还要再看两三个小时的理论知识。

  “都带过徒弟了,又回到了学生时期。”张明笑着说,通过参加这次大赛,也给自己充了次电。

  平时在单位,张明参加的比赛、培训也不少,但是这次考查内容更全面。组合件需要两个人接力完成,他还是第一次碰到。谁负责哪些部分、前一个人要如何为后面的队友“铺路搭桥”,时间有限,这些都很关键。试件中单件焊接选取铝合金材质,也是平时工作中接触不到的。

  “比赛就是推动技术发展进步,考题对于选手和焊工行业有很好的促进和推动。”在中国工程建设走向世界的新时代,张明也想着能够打开视野,放眼看世界。专业理论考试中有5%是时事政治,张明觉得,这是好事,“焊工关心的不单是手里的焊枪,还要关注社会发展。”

  “‘振兴杯’对大家都是一个激励,为青年成长成才提供了一个平台,相互切磋、相互比武。”第一次参赛,王江烈希望能够从中多“取经”。

  “生产和试件完全是两种概念,生产是为了实用,试件则更像工艺品。”训练时,技术指导郝建新经常对学员讲,焊接是一秒钟的艺术,年轻人想把技术学好,必须得有务实的精神,得有股子韧劲儿、执着劲儿。

  “通过参加‘振兴杯’,中国中铁也走出众多能够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。在这里‘打怪升级’,经验增长会很快。”中国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团委副书记管乐,是中国中铁参赛队的领队。在他看来,赛场是展现选手们众多风采中的一瞬,更多时候,他们的风采展现在车间、在祖国大型基建现场。

  在中国铁建重工的生产车间,陈勇所在的班组负责生产盾构机的核心部件——变速箱。

  “我们的盾构机市场占有率达到85%以上,行业领先,很多标准都是从这儿出去的。”谈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,陈勇满满的自豪。

  2016年,“引松入长”首段引水隧洞贯通。这得益于国产首台大直径硬岩TBM的助力。为此,陈勇和中国铁建重工的同事们下了不少功夫。

  岩层中花岗岩占50%以上,抗压强度大,岩层极不稳定,支护难度高,支护工作量大。一般的盾构机磨损很厉害,难以适应这样的地质特点。

  为了贯通整个隧道,中国铁建重工研发团队多次研究考证,量身定做了针对性和适应性强的大直径硬岩掘进机TBM。数据显示,它的开挖直径7.93m,总长205m,总重1500t,装机功率超过5000kw。

  TBM生产阶段,陈勇也成为其中一员。“所有的焊缝都是一级焊缝,对操作者水平要求相当高。”

  陈勇介绍,生产过程中,中国铁建重工引进厚板大熔深不清根焊接技术,成功应用到机器人焊接变速箱上,成为这个领域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目前,该技术正逐步推广至整个盾构机上重要焊缝的焊接。这不仅降低了劳动强度、节约人工成本,还能够很好地改善车间环境。

  领队邓贤介绍,近年来,中国铁建重工打造了世界一流、国内领先的掘进机制造基地,销售掘进机超过600台套,占据国产市场的“半壁江山”。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国内地铁、铁路、煤矿、水利和国防等重点工程,通过“自驾出海”出口到俄罗斯、土耳其等国家,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和陈勇来自同一单位的郭军,是一名装配钳工。平时负责装配盾构机的两个关键部件——管片拼装机和螺旋输送机装配。

  “在学校,大家觉得学习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,是要从设计到装备,完完整整做一个产品。但实际工作中,接触到的只是生产线的一个环节,做同一件事情。”郭军也曾和前同事们有过类似的苦恼,觉得能够学到的比较少,没有获得感,想过换单位。

  “刚去的时候对盾构机整套装配不是很熟练,就自己从头到尾全部总装了一遍。”他说,在工地不比单位,遇到问题没有师父指点,只能自己去摸索,同样的问题,虽然花更多时间,但是收获很大。

  到单位第4年,郭军就当上了组长。组里资历最低的小郭成为组长,很多老师傅都不服。“组里二十几个人,一个个去看,还有自己的工作,很难顾得过来。”郭军想了个办法,把大家分成三五个人的小组,指定小组长,既能够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还能分担工作压力。

  参加“振兴杯”,郭军暗自定下目标,零件的钳加工与制作要拿个满分。结果考试材料比训练材料更软一些。平时35分钟就能完成,这次花了55分钟。尽管小心翼翼,中间还是出现了小插曲。“有一下挫的多了,尺寸上没法补回来。”在自己最有把握的项目中出现小失误,郭军有些遗憾。

  “军品最终使用都是关乎生命的大事,必须反复查看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在中国一重军工事业部装配班,小组长杨明亮负责舰载武器装备等专项产品的安装、调试、试验任务。工作中,他强调最多的就是精益求精。

  毕业于一重技工学校的杨明亮,当初选择钳工,就是冲着“万金油”的专业去的。“觉得很多地方能够用得到,好找工作”。毕业后直接分到中国一重,在单位,杨明亮看到了最新型的设备、干净的车间环境,门口还有哨兵站岗,“觉得这是个神圣的地方”。

  工作后,他发现学校学的知识远远不够。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,杨明亮主动在实践中完善和丰富自己的理论知识。遇到问题反复查看,涉及到的部件一个也不放过。即使是最基础的地方,他也总是告诉自己要用最严肃、认真、负责的态度对待。

  到沈阳参加“振兴杯”比赛,杨明亮更在意和全国各地青年技工交流学习的机会。

  “不够熟练,自己像很多选手一样,还在看图纸,旁边有选手已经动手做了”。从“振兴杯”装配钳工考场走下来,杨明亮一边回想,一边总结,“比赛考核选手的基本功,涉及知识点比较全面,需要学习的还很多……”

  实际上,赛场之外,在单位,杨明亮带领的小班组承担着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复杂的装配工作,产品进度和质量不仅关系到中国一重的信誉,更关乎国家荣誉。

  遇到关键部位装配,机器达不到要求的高精度,全靠人工刮削。“正常一根头发丝都要0.05~0.06毫米,部件考核要求平面度、平行度、最高点、最低点都不能大于0.02毫米。”杨明亮说,产品不仅要求一次检验合格率达到100%,常规检查、军检都要达到100%合格。

  一次,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订单量大、装配难度高、装配任务繁重,他带领其他作业小组成员针对该装备装配中遇到的问题,“量身定制”各种专用工具。原本6个小时完成的工作量,创新装配方法后,仅需1小时。

  民用产品、核电产品的装配,多项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的子装、部装和总装调试工作……杨明亮多次配合海军完成设备保障工作任务,已是名副其实的某型号舰载武器装备装配调试专家。

  从成为一名普通钳工到有机会为祖国海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,能有这样的作为,杨明亮自己也没想到。

  近两年,杨明亮接受了“2017中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”和“南海138工程建设”等多项后勤保障任务,作为舰艇武器装备维护与保养的工作人员,他觉得能够顺利完成任务,为国家海防建设付出自己的一份努力,很光荣。

上一篇:过分啊!紧个螺丝竟要650元
下一篇:超越机械 一颗螺丝的品牌“超越”

主页 | 金融新闻 | 大咖名流 | 财经资讯 | 军事新闻 | 法律在线 | 体育新闻 | 时尚新闻 | 社会新闻 | 教育新闻 | 健康新闻
Power by DedeCms